叔公 My Granduncle

叔公是我爷爷的堂弟,排行第三,我们叫他三爷爷。2005年,我第一次到台湾,第二次见到叔公。叔公和奶奶陪我从高雄到台北游玩,“舍命陪孙子”(叔公语)。十三年后我再次来到高雄时,叔公已经高龄88岁了,不良于行。在高雄的三天里,我和家人多次与叔公畅聊,于是对他了解更多了一点。

来台始末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抗日战争结束了,国共开始了第二次内战。共产党人为了巩固占领地,进行了所谓的“土地改革”,划分阶级成分,大搞流血斗争。叔公家从商,家境殷实,自然首当其冲。为了逃离迫害,叔公背井离乡,加入了国军陆军。在青岛受训一年后,叔公的部队到舟山群岛驻守。1950年部队撤退到台湾。

到台湾后,部队被安排到台中。在台中几个月后,他厌倦了无聊的工作,跑到了高雄左营的海军。在左营没多久,陆军发信要求海军送他回去。于是,他主动回到陆军,但不是台中,而是投奔了位于高雄凤山的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

他通过了军校的考试,不过体检时却因高血压无法过关。干不了武职,他暂时在军校下面的黄埔出版社帮忙。因为精通出版社里所有的大小事,写稿、编辑、印刷、装订、发行甚至会计,上级帮他转为正式职位。他在黄埔出版社工作了整整39年,直到退休。

灵活谨慎

“大脑非常灵活”,这是我父亲对叔公的印象。如果叔公当年没有选择离开家乡,我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在这里与他见面。除了灵活,谨慎恐怕是经历乱世独闯他乡而不得不有的生存本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陆开放台胞探亲。思念亲友的叔公没有第一时间回乡探亲,而是等到有多名同乡探亲回来后才于1987年踏上故土。除了事务繁忙的原因之外,谨慎也许是重要考量因素。

独立与毅力

88周岁,二十多年前做过肠癌手术,七年前被诊断出帕金森症,每天必服七类药物,由于骨骼老化如今叔公无法独立行走。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扶着走路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直到他扶着我的手臂从餐馆走出来。餐馆门口出来有三个台阶,很低,一般人甚至可以一步越过。叔公缓慢地迈着小步,他抓紧我的手臂,用的力气好像有几十斤重。踩在台阶上,感觉仿佛是在陡峭的山峰上,走得每一步都是那么惊险,那么艰难。

叔公的家在四楼,没有电梯,一共要跨越54个台阶才能到楼下。叔公上下楼从来不让人扶,“我自己可以,不要养成依赖”,他坚持着。每天早上,他自己下楼,坐上代步车,跟奶奶一起去公园晨练。

恒心与乐观

这次来,叔公特地带我到书房给我看上次来台湾时拍的照片。书房里,除了有不少的书外,还有他的一大堆日记本。

吃饭的时候,我问起日记的事情,才知道他几十年来每天吃完晚饭都会写日记,即便现在手有些抖还是没有停止。他又打趣说,现在穷得都没钱买日记本了,改用撕下来的日历背面了;写得小小的字也是一种加密手段,不想让奶奶读懂。

翻开一本日记,看到一行行工整的蝇头小字,甚至都找不到一丝更改的痕迹。日记的字里行间更是透露出不俗的豁达和乐观。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2018年11月28日写于高雄回新加坡的飞机上

[叔叔于2018年12月3日的发给我的讯息] “您寫的那篇文章,我有請你爺爺親自觀看。看後他說他心裡五味雜陳, 看到你這麼用心寫了這篇文章,自己卻不能好好的招呼你們到處遊玩,心裡很過意不去, 特地叫我代為轉達他的歉意。爺爺奶奶的精神體力都不行了,爺爺的行動也不方便,爺爺總懷念過去帶著你到台北四處遊玩的情景,而現在卻只能在家的附近走走不能出遠門,兩相比較差之遠已。希望你們這次來台灣玩得愉快,有空有機會再來玩。”

[回复] “这次见到爷爷奶奶我也很开心,跟他们相处的时光太短暂,他们太热情了,也太客气。爷爷虽然身体不如以往,不过这也是人生的阶段。他乐观向上的态度值得我辈学习,文章中肯定有不少错误的地方,我下次打电话再请他指正。”

新加坡道南学校校名探源

Disclaimer: 本文无意叙述完整的校史亦无意评判儒家,只试图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叫道南?

道南学校的始创有着深厚的儒家渊源,这一点新儒家代表人物马一浮总结得最好。他于1912专程来到新加坡考察道南学堂,在《新嘉坡道南学堂记》中写道:

“伊川之学,谨于礼者也。龟山得之,归教于闽,而闽学弘于天下。”

建校背景

二十世纪初,新加坡华文教育进入历史新阶段,会馆开始纷纷设立学校以供会员子弟读书。清政府派遣南洋商务大臣张弼士及视学刘士骥到新加坡劝办商会及学校。客家人的应和会馆于1905年创办了应新学校。

在当时,新加坡闽裔华人占了人口总数的四成左右,移民儿童中每两人即有一人是福建人。创立于1840年的福建会馆开始着手解决儿童问题教育。福建会馆于1906 年11月18日召开了第一所学堂筹备委员会,并募得四万元。这是一所新式学堂,无论贵贱,凡有求学意向子弟均可平等受教育。它的名字是“道南学堂”。

皇帝的老师来命名

“道南学校 … 命名人为陈宝琛”,前道南学校校长潘受(潘国梁)曾这样写道。

一百一十多年前,清朝内阁学士、后为溥仪皇帝老师的福建人陈宝琛,当时正主导福建的铁路工程。1906年陈宝琛来新加坡为修筑漳厦铁路筹集资金时,福建会馆的领导邀请他为正在筹建的学校提名。陈宝琛命其为“道南学堂”,并于1907年二月三日写下《福建道南学堂序》。

问题来了,这名字有何来历?

道南二字的来源

公元十一世纪下半叶的北宋出了程姓两兄弟,他们开辟了接下来流行九百年的儒家主流学派。

二程兄弟的新儒家学派

九百多年前,北宋阳程颢和程颐二程两兄弟把儒家发展出了两个新的学派。哥哥程颢(hào)创立了“心学”,后来由陆象山和王阳明完成。弟弟程颐,字正叔,世称伊川先生,也是一位皇帝的老师。程颐是理学的开山鼻祖,他认为事物存在必须有一个“理”,有一物必有一理,但如有一理则不一定有对应的物。“理”是《易传》中的“”,是形而上,格物便是穷理。

程门立雪

同是福建人且同年出生的杨时(号龟山先生)与游酢(zuò)北上洛阳,师从二程。公元1088年冬天,两人一同到拜见老师程颐。伊川先生当时在闭目静坐,两位学生安静地站着等侯。等老师静思完以后,地上的雪已经下了一尺厚了。

这个小故事充分体现了程颐及其弟子的精神修养方法,“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存知”。“敬”指严肃、真诚,心不分散 (《中国哲学简史》· 冯友兰)。

吾道南矣

杨时有一次与老师道别时,程颢说 “吾道南矣” (我的思想传去南方了)。杨时在福建武夷山传播理学,开创“道南系”。后来,他在无锡的东林书院讲学多年。

说到理学,恐怕不得不提到一个南宋人,朱熹。朱熹于公元1130年生于福建尤溪,他发扬程颐的理学,著作颇丰,被尊称朱子。

道再往南?

从上面的历史可以看出福建人在新儒学里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陈宝琛以“道南”命名,不只可以向先贤致敬,还可以被引申为“道”从福建又往南到了南洋。

部分参考资料

  • 《清季驻新加坡领事之探讨 1877-1911》蔡佩蓉
  • 《新加坡华校历史沿革》
  • 《道南学校八十五周年纪念特刊》
  • 《林文庆及其儒家思想研究》
  • 《中国哲学简史》· 冯友兰
  • 《马一浮集》· 浙江古籍出版社

地球是怎样形成的 How Was Earth Formed?

儿子问:“地球是怎么做成的?” “形成”,女儿纠正道。

不清楚自己小时候是否也有过同样的问题,近不惑之年的我在这个问题上依然糊涂。先是从书上找答案,后来又看了视频,断断续续历时两周终于跟孩子一起认识了个大概。

看完霍金主持的纪录片,突然发现古人的一些想法跟 the Universe 的形成有着不少巧合之处:中国古人讲 “天地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宙即 space-time; 印度人的思维则可以从一千三百年前唐三藏法师义净翻译的《金光明最胜王经》一窥, “地水火风共成身,随彼因缘招异果”。

Earth: The Life of Our Planet 简明扼要地介绍了地球的形成过程。

Discovery Channel 的纪录片 Into the Universe with Stephen Hawking 的 Episode 3: The Story of Everything 通过精彩的画面展现了从 Big Bang 一直到宇宙未来所经历的及可能会经历的种种现象。

  • 13.8 Ga (Ga: 十亿年) 前 – Big Bang
  • 4.6 Ga – 分子云内物质引力坍塌而形成太阳。太阳目前已到中年,预计还可以供地球人类正常使用40亿年。5 Ga 后,太阳温度可达二千亿度,地球表面将到处是融岩。
  • 4.5 Ga – 太阳系附近的一对或者一个巨大恒星在大爆炸中灭亡 (supernova),释放的能量产生的震波穿过星云 (nebula),为新的星球形成提供了条件。
  • 4.54 Ga – 地球形成
  • 4.48 Ga – 月球形成

要读哪些传统著作?

现代人开始注重健康,吃什么变得越来越讲究。相对于身体健康,思想的健康是不是也是应该注意起来?读什么书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I think they (children) take the books far more seriously than adults. If you read a novel, a goodish novel, you read it you enjoy it you put it down and that’s it then you go look for the next one. If a child picks up a book and likes it, that’s not the end of it. It’s read at least four, five and sometimes fifteen times and each time it’s got to stand up to that. Sooner or later, some of them finish by knowing them by heart”. – Roald Dahl

儿子已满六岁,女儿已满五岁。到现在为止,作为家长我介绍他们读的中文古书只有《声律启蒙》而已。《声律启蒙》像一本工具书 thesaurus, 罗列了传统文学中常见的一些自然景象和典故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这本书朗朗上口,适合儿童诵读。

《弟子规》在新加坡非常流行,孩子们的幼儿园从中班就开始教。女儿有时回家会拿出家里的《弟子规》读一下,问一些问题。我反对他们学习这本书,因为里面很多有很多 propaganda 的东西。“弟子规,圣人训 … ”  这种权威至上的主张不鼓励儿童独立思考,要求他们做的是俯首听命。 这类书的害处不亚于马兜铃,是不应该出现在任何课堂的。

那应该读什么经典?

1925年《京报副刊》的主编孙伏园发出了“青年必读书”的征稿启事。下面是几位学者的回稿。注:黑体标注的为两位或以上共同推荐的

林语堂

作家 · 发明家 · 语言学家; 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学士 · 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北大英文系主任

中国书分十种,各类选一种。十种书读完,然后可与谈得话,然后可谓受过“自由的教育”。

西厢记 (戏剧); 红楼梦 (小说); 诗经 (诗); 邵明文选 (韵文); 左传 (散文); 九种记事本末 (史); 说文释例 (小学); 四书 (闲书); 老子 (怪话); 庄子 (漂亮话)。

徐志摩

诗人 · 散文家;北大预科 · 克拉克大学历史系 · 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

庄子 (十四五篇); 史记 (小半部); 罪与罚 (俄 · 陀思妥耶夫斯基); Jude the Obscure; Birth of Tragedy; 共和国 (柏拉图); 忏悔录 (卢骚); Renaissance (Walter Pater); 浮士德 (前部); 歌德评传 (George Henry Lewes)

梁启超

史学家 · 文学家 · 政治家;光绪举人 

三项标准:修养资助;历史及掌故常识;文学兴味。近人著作、外国著作不在此数。

孟子; 荀子; 左传;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通志二十略; 王阳明传习录; 唐宋诗醇; 词综。

张煦

藏学家; 北大国文系毕业

论语;老子;诗经;书经;春秋左氏传;孟子;史记;资治通鉴;St. John’s Gospel (New Testament); The Golden Treasury.

汪震

伦理学家;著有《国学大纲》

论语;王阳明传习录;王充论衡;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鲁迅呐喊;新约圣经;詹姆士的心理学;大西祝的伦理学;摩尔的伦理学;爱尔乌德的社会学及现代社会问题。

胡适

文学家 · 史学家 · 哲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

老子 (王弼注);墨子 (孙诒让墨子闲诂);论语;王充的论衡;崔述的崔东壁遗书;Plato: Apology, Phaedo, Crito; The New Testament; John Stuart Mill: On Liberty; John Morley: On Compromise; John Dewey: How we think.

鲁迅

文学家;南京矿路学堂 · 日本仙台医专

我看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 – 但除了印度 – 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中国书中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唐和厌世。

我以为要少 – 或者竟不 – 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少看中国书,其结果不过不能作文而已。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不是“言”。只要是活人,不能作文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Ref: 青年必读书: 一九二五年《京报副刊》”二大征求”资料汇编

台北·台中亲子游

日期:2018年9月2日 ~ 9月9日 (新加坡的 term break)

行程(没)规划

自认为颇有点脾气,我对包车环岛游的行程不太感兴趣。台北是肯定要去的,通过搜索旅游网站及当地亲子网站在Google map上标出来一大堆有兴趣的地方。计划待在台北5天,然后两天去附近的宜兰或者台中。我们只是提前订了机票和台北5晚的酒店。台北包车一日游和清境、台中的酒店都是到了台湾后才联系的。

9月2日 走路去台北101

我们在大约在下午三点抵达忠孝东路的饭店(即酒店)。楼下简餐后,便下楼朝着101的方向走去。 过了诚品信义店前的马路,映入眼帘的是台北市政府大楼。在周围商圈豪华的大厦面前,这座建筑显得有些破旧。市政府前公车站的布告栏也是相当破落了 ,里面贴了不少当前市长柯文哲署名的告示。

继续往前走就是台北世界贸易中心展览馆。路边上有一群年轻人拿着“以核養綠”的牌子,号召大家署名启动核电站减少当前火电对环境的污染。这个活动在其他地方如西门町和敦化路也有。

进入了101直接买票参观。这是一个必到景点,游客自然非常多。除了观看市景夕阳之外,风阻尼器 damper 也值得参观。

我原本觉得101是非常无聊的一个景点,不过儿童对它印象很深。我女儿在回来的飞机上把四个冰激凌盒子简单地摞在一起,说是台北101,看起来很形象。

晚上,我们去了饶河夜市。天热人多,只好打包小吃回饭店。

9月3日 台北故宫 · 儿童学艺中心 · 诚品

我们接下来几日的作息都是以早餐时间来确定。饭店的自助早餐供应到10点,我们一般是9点前下楼吃。

跟计程车司机聊聊社会经济,不一会就到了故宫。下车后进去B1层,看到了儿童学艺中心。可能因为是周一的原因,此中心下午1点关门,于是 赶紧让孩子进去玩。台湾本地的儿童已经在两天前开学,来玩的孩子没几个。

这个中心我早已在网上做了一番调查,属于非玩不可的地方。进来后,果然没有失望。敲敲编钟,摸摸笔墨纸砚,卷卷画轴,盖盖皇帝的印章,历史就应该这样动手玩。

儿子说幼儿园老师讲解过画轴,在《画作大变装》他们两个小朋友亲手体验了一把。

重点在《清明上河图》。我的故乡潍坊出了很多画家,他们之中以北宋张择端最为知名。今天两个小朋友花了至少一个小时在他的画上。先是动手设计古街道上的建筑,然后安装一艘船。接下来我们四个人按照《清明上河图》旅游指南轮流坐庄考大家的识图能力。 这种形式比投影动画更加有意思 ,以前没有注意过的细节这次发现了不少,比如染坊(我祖上就是干这行的)。

学艺中心的工作人员很友好,特地拿测验卷给孩子们做,答题可以获得故宫特别贴纸。名为“故宫小超人”的题纸本身就有机关 – 在中间划一刀便可以折成一本页面顺序无误的小书。

离开学艺中心,我们开始参观展厅。故宫有专门给儿童的语音导览机,每个展厅选取几个适合介绍给儿童的文物。推荐租用。

晚上我们来到了四维路的一家名为 TUA 的餐馆。这里离24小时的诚品敦化店不远,饭后散步到书店。夜晚路上行人稀少,店里却是另外一番天地,站满了读书的人。我想买本殷海光写的《逻辑新引》(因简体版本被阉割过),于是到柜台查询。店员听了书名后,表示此书挺久了,不一定有货。他利索地电脑查询发现信义店有一本,可以先预约。

9月4日 阳明山一游 · 十分放天灯

包车一天打算把台北周围景点走马一下。10点半司机准时出现在了饭店门口。先到士林官邸走了一下,主建筑因修葺原因没有开。花园景色还是不错的。

来到阳明山,先到花钟附近的瀑布一游。下一景是冷水坑,这可能是阳明山最美的地方。远处的草山,近处的草地和小湖泊景色搭配的相得益彰。看到不下十对新人在拍婚纱照。随手在草地上抓住一个大蚂蚱,城市里的小孩兴奋了大半天。这附近有免费泡脚池,我们泡了一会。司机拿来纸巾为孩子们擦脚,要给我擦脚时我赶紧推辞了。这一天,司机照顾得很周到。

12年前,我游览阳明山最有印象的就是在很深的草丛中行走。这次擎天崗没有开,只好在小油坑对面的竹海里让孩子们体验了一把。

下午4点司机带我们到竹子湖一家名为苗榜的野菜(农家菜)餐厅吃午饭。吃完饭,孩子们在他们的花圃里追赶鸭子,玩水。这一玩又是一个多小时。临走时,儿子从表面只有一点水的泥地里穿过,结果小腿就陷下去了。餐厅的阿姨很热情的帮儿子洗脚,又说这下肯定会记得她们餐厅了,很多城市孩子都踩过这样的陷阱。旅行就是不断地在经历中学习。

天色渐晚,我们直奔十分放天灯。店家把天灯放在架子上就可以开始用毛笔写画了,一共有四面。天灯放飞起来,孩子们开心极了。对他们而言,风景固然有值得欣赏的地方,但这样亲身体验才是最好玩的事。

晚上8点多,司机把我们送到了西门町。吃过简餐,在附近走走。路上有一位表演竖琴的女生,孩子们停下听了很久,拍照留念了。

9月5日 台湾科学教育馆 · 诚品

我个人认为亚洲的公立场所因为集成了不少专业人士甚至是大师的智慧,远胜私人营利性景点。基于这点,果断放弃一大堆博客推荐的面向儿童的私人营运机构,选择了国立台湾科学教育馆(NTSEC – 以下简称科教馆)。孩子们的反馈验证了我的判断。

10点吃完早餐后,打计程车很快便到了士林区的科教馆。下车后,看到周围有些荒凉, 建筑非常大,上面只挂了英文大写NTSEC。进入馆内,首先注意到的是透明壳的自动扶梯,方便人们观察内部结构。这里的规模是相当大的,一共有8层楼的展厅,我们一天下来签到了其中3层(B1, 3F, 5F)。

买票的时候发现各个展厅在固定时间提供不同的手工制作和导览的活动。我们先参加了PM2.5的小制作。工作人员很耐心地解说,指导小朋友一人做了一个小作品。听说我们是新加坡来的,给出了中肯的参观建议。接下来我们到了B1.

这里是儿童益智探索馆,适合0~9的儿童,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人也是很少。孩子们最喜欢玩太阳系树(我给起的名字)。把球放到一个洞里,它会落下去然后被吸入管子里,最后出现在树里面。玩的时候几个球卡在了一起,儿子去跟工作人员求助,顺利解决了。这里也有积木,手痒痒的孩子们冲上去盖起了房子。他们跟本地的一位小朋友合作得很愉快,临走时还叮嘱他要看好房子,不能让别人搞破坏。

因为要赶场参加3F的生命科学导览,孩子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儿童馆。

Human body 是儿子非常感兴趣的主题,家里收集了DK出版的多本图书。一同参加人体奥妙导览活动的还有两位当地的青年人。志工(义工)老师讲述得很有条理,虽然有少部分发音不同,绝大多数词语还是与简体中文是一致的。老师边讲边问,孩子们竟然也能答上几个问题。由于我们这组对人体科学表现出了极大兴趣,老师主动将半小时的导览延长到一个小时。她拿出非常精致的人体模型和切面模型让我们观摩安装。精彩的导览一晃而过,老师表扬了小朋友的专心,并建议我们去楼上参加物理区即将开始的活动。

来到物理区,还是我们五位,大家相视而笑。一位上了年纪的义工讲师饶有趣味地讲起来生活中的物理学,演示了多种球体碰撞及摆动情况。

参观完物理区的导览,我们开始自由探索物质科学展示厅。机械、光学、电磁学各种演示台令人眼花缭乱,互动设计非常用心。就在刚要离开这层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今天的亮点:科学游戏的世界。

科学游戏的世界里面有许多展示简单机械(simple machine)原理的大型教具。儿子最喜欢的是球的运动。这是一套结合了齿轮、传送带和升降机的装置。旋转把手,升降机逐渐升高红色的龙头。到达顶部后,红色的龙将嘴里的球传给蓝色的龙,球再顺着钢条做成的轨道缓缓而下。球在滚动的时候可以触发其他机关。独具匠心的机械设计与民族文化的完美结合,令人心生赞叹。

5岁的女儿可以独自把一辆真正的汽车升起来,这是不是体验滑轮最好的方式?

5点闭馆后,我们到楼下吃“午饭”。附近的两个备份景点(兒童新樂園、美崙公園)也没派上用场,直接搭捷运(MRT,地铁)回饭店了。

晚上继续去四维路,这次的餐馆是六品小馆。用餐完毕后,照例散步去敦化诚品。在诚品的赛先生科学工厂买了今天试过的一个教具,牛顿摆 (Newton’s cradle)。

9月6日 胡适纪念馆 · 中正纪念堂 · 诚品

昨天是纯理科的,今天来点文的。在饭店吃完早餐后,我们坐上了开往南港的捷运。 1928年中央研究院(下称中研院)成立于上海,蔡元培任院长。1954年中研院在偏僻的台北南港新建院区。直到现在南港依然是郊区,计程车比市区少多了。

下地铁后,计程车把我们送到中研院的门口。“第二个路灯右转,直走就看到胡适纪念馆了”,保全(保安)给我们指路说道。胡适纪念馆是一小片平房,进门后工作人员微笑着欢迎我们。

胡适先生从师于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 John Dewey,获得了包括哈佛耶鲁牛津等三十多所大学的名誉博士。他主张改良,倡导用白话文来取代文言文,以评判的态度整理国故分清国粹与国渣。代表著作为《中国哲学史大纲》;作品集有《胡适选集》(李敖编,13册)、《胡适作品集》(远流出版,37册)、《胡适全集》(季羡林编,44册阉割版)。胡适于1917年任北京大学教授;1938年任中国驻美国大使;1946年任北大校长;1948年解放军广播呼吁他留下继续任校长;1954年起大陆中科院联合作家协会用了三年时间举办了21次研讨会,发表了8辑近两百万字的《胡适思想批判》;  1956年共产党派人向在美国的胡适传达:“我们尊重胡先生的人格,我们所反对的不过是胡适的思想。” 胡适回复:“ 除了思想之外,什麼是『我』? ” 1957年胡适当选中研院院长;1962年病逝于中研院。

纪念馆里展示了胡适先生的著作,来往书信以及个人用品。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装着白兰地的扁瓶,这是先生当年用来作心脏病突发急救用的。

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

在发社交网络分享时,我偷懒直接Google了前面几个字,复制了别人的抄写。结果闹出了笑话,“待人”成了“做人”。胡适先生说“记忆是靠不住的”,简单复制别人更是要不得。这离先生所倡导的“小心求证”差得远,实在惭愧。

纪念馆里有一台触屏电脑,里面有不少胡适先生的影音。孩子们从他就职中研院院长一直看到去世和纪念馆落成,总算对他有了比较形象的认识。参观完纪念馆后,工作人员带着我们三人参观胡适故居。这里就是《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里面场景的发生地。征得工作人员的同意后,我走到客厅书架前打量着他的藏书,有大量的中文书也有全系列的 The Harvard Classics. 在他的写字台上有一张他和一位小朋友的合照,好奇的问工作人员,才知道那是他的孙子,现年已经60多岁了。

参观完故居后,我们来到纪念品柜台买了几个本子和一些明信片。工作人员很贴心得问我们吃了没,介绍了附近吃饭的两个地方。谢过之后,我们来到了他介绍的蔡元培馆边上的 cafe. 吃完饭,两个小朋友谈笑风生,跟着播放的钢琴音乐唱起了洋基歌。一位老教工离开时还特地走过来称赞他们“唱得很好很欢乐”。

离开了 cafe,我们步行来到了中研院对面的胡适公园。拾级而上,首先看到的是碑铭,再往上便是胡适先生与夫人的墓。“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荣,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敝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文化景点很难给儿童留下什么印象,不过女儿证明我错了。回到新加坡后,她画了一幅胡适先生在写书的简笔画。

游完胡适公园后,我们乘坐捷运到中正纪念堂站。首先在国家戏剧院外面逛了一下,富丽堂皇的中式建筑斗拱非常显眼。然后我们去了马路对面的国家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没有儿童区而且入馆需要图书证,只好作罢。

从国家图书馆回到中正纪念堂捷运站到需要走相当一部分路,还有不少的台阶。我们计划坐计程车,无奈此时车不多。拦下来一辆,司机说要交班所以不能送我们去酒店,倒是可以送去捷运站。到了捷运站入口,司机让我们下车并执意不必付钱给他。台湾之行处处人情味让人感觉特别舒心。

在饭店吃过晚饭,我们来到了附近的诚品信义店。工作人员帮我从库房里取出了《逻辑新引》;儿子自己选了《人體知識百科》;我帮女儿挑了 “Winnie-the-Pooh and Friends: Rabbit”。

9月7日 台中 · 清境

今天我们略微提早吃早餐,收拾行李退房后便直奔高铁台北站。高铁125次11:31AM从台北出发,12:18PM抵达了台中。接站的司机把我们送到了隶属南投县的清境。入住民宿后,我们在附近的大排档吃饭,卫生差,苍蝇飞来飞去。刚吃完午饭天下起了大雨,只好回民宿读书画画。

傍晚乘车去附近的餐厅吃饭。这里在卖新鲜的苹果,一问原来是山上产的。同时能生产热带水果和温带水果,确实很神奇。山上产的苹果和梨尝起来味道都不错,尤其是苹果带糖心。

夜晚,玻璃窗外落满了大大小小的飞蛾。空气很清新,但雨雾遮住了天空,看不到星星。

9月8日 清境农场  · 自然科学博物馆

早上退房后,我们前往清境农场。走走步道,摸摸绵羊,看看远山,1小时后我们下山。午饭是在埔里吃当地的小吃,之后便前往酒店了。酒店check-in后,我们立即赶去了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

第一站是科学中心的4楼物理世界。在这里体验了水中龙卷风、波的足迹、电光效应和重力比较等项目。因为已经在台北科教馆玩过不少,我们很快移师到主展厅 – 人类文化和地球环境。

这些展览里面最有分量的当属“中国的科学与技术”。这里展示了实际大小的唐清斗拱,水运仪象台,宋代虹桥,指南车,卧轮式水排,纺织机等。孩子们老远就发现了前几日在故宫安装的同款古船。

接下来我们参观了地球环境厅里面的昆虫展厅。这里通过实体的客厅厨房厕所展示了室内常见的昆虫。之后我们去二楼继续参观芸芸众生和人与环境等主题展厅。

闭馆时间到了。在走回饭店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在售卖传统玩具的手艺人。他耐心地教我们玩手工制作的竹蜻蜓。回新加坡后,飞了几次,发现可以到10米高。构造简单的传统玩具带来的乐趣可不少。

9月9日一早从台中启程前往桃园机场,为此次台湾之行画上了句号。

台湾旅游贴士

关于包车:台湾景点分散,一般要包车,分4人座和7人座。4人座8小时的价格(2018年、非旺季)在大约在 TWD 3500 ~ TWD 4500之间 (¥900人民币 · $180新币左右),价格与路程成正比。

车型选择:安全第一,建议德国或者日本车。听司机说韩国人在台湾不坐韩国车。不建议包米奇车(据说是由三菱的货车改装而来的,安全与舒适度堪忧)。

关于自驾:在澳大利亚自驾过两次,感觉非常不错。这次事先办好了国际驾照,但最终没选自驾。主要原因是公共交通非常便利。另外看起来路上并不好开:市区路上机车(摩托车)太多,通往景点的山路也有挑战性。

捷运(地铁)买票:如果只是乘坐几次,通过自动售票机或者人工窗口买单程票即可。

高铁买票:网上买票看起来非常繁琐。我是在台北车站的地铁里通过高铁售票机买的,买票和乘坐都不需要证件。同行如果超过5人,包车价格可能更划算。

从起始站坐高铁:“以后可以直接到南港车站坐车。南港是(台北到台中高铁的)起始站,无需订票,随到随上” – 计程车司机给的提示

出租车:因为陆客变少,台北的出租车生意据说少了三成以上。市区内空车实在太多。

清境农场: 面积不大,一般游客上午参观就足够了。夏季午后时常会下雨。

“过猫“、”山苏“等蕨类植物不建议点:我最早是听中科院的学者说是不要吃。主要原因就是怀疑致癌(也许本身不致癌,但与致癌的那款蕨类难以分辨开来)